当前位置 主页 > www.9909900.com >

现代优秀诗歌大全

  

  www.65844.com香港管家婆彩图心水报,现代优秀诗歌大全_文学_高等教育_教育专区。中文优美诗歌 ? 再别康桥 ? (Saying Good-bye to Cambridge Again) ? — — 徐志摩 ? 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 ? 我轻轻的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

  中文优美诗歌 ? 再别康桥 ? (Saying Good-bye to Cambridge Again) ? — — 徐志摩 ? 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 ? 我轻轻的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 那河畔的金柳,是夕阳中的新娘; ? 波光里的艳影,在我的心头荡漾。 软泥上的青荇,油油的在水底招摇; ? 在康河的柔波里,我甘心做一条水草。 那榆荫下的一潭,不是清泉,是天上虹; ? 揉碎在浮藻间,沉淀着彩虹似的梦。 寻梦?撑一支长篙,向青草更青处漫溯,满载一船星辉,在星辉斑斓里 放歌。 但我不能放歌,悄悄是别离的笙箫;夏虫也为我沉默,沉默是今晚的康 桥! 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等你,在雨中 (Wait for you, in the rain) — — 余光中 ? ? ? ? ? ? ? ? ? ? ? ? ? ? ? ? ? ? ? ? ? ? 等你, 在雨中, 在造虹的雨中 蝉声沉落, 蛙声升起 一池的红莲如红焰, 在雨中 你来不来都一样, 竟感觉 每朵莲都像你 尤其隔着黄昏, 隔着这样的细雨 永恒, 刹那, 刹那, 永恒 等你, 在时间之外在时间之内, 等你, 在刹那, 在永恒 如果你的手在我的手里, 此刻 如果你的清芬 在我的鼻孔, 我会说, 小情人 诺, 这只手应该采莲, 在吴宫 这只手应该 摇一柄桂浆, 在木兰舟中 一颗星悬在科学馆的飞檐 耳坠子一般的悬着 瑞士表说都七点了忽然你走来 步雨后的红莲, 翩翩, 你走来 像一首小令 从一则爱情的典故里你走来 从姜白石的词里, 有韵地, 你走来 笑(smile ) — — 林微音 ? ? ? ? ? ? ? ? ? ? ? ? ? ? 笑的是她的眼睛,口唇, 和唇边浑圆的漩涡。 艳丽如同露珠, 朵朵的笑向 贝齿的闪光里躲。 那是笑——神的笑,美的笑: 水的映影,风的轻歌。 笑的是她惺松的鬈发。 散乱的挨着她耳朵。 轻软如同花影, 痒痒的甜蜜 涌进了你的心窝。 那是笑——诗的笑,画的笑: 云的留痕,浪的柔波。 星(star) — — 废名 (冯文柄) ? ? ? ? ? ? ? ? ? ? 满天的星, 颗颗说是永远的春花。 东墙上海棠花影, 簇簇说是永远的秋月。 清晨醒来是冬夜梦中的事了。 昨夜夜半的星, 清洁真如明丽的网, 疏而不失, 春花秋月也都是的, 子非鱼安知鱼。 ? ? ? ? 断章(Fragments ) — — 卞之琳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错误(mistake) — —郑愁予 ? ? ? ? ? ? ? ? ? 我打江南走过 那等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开放 东风不来,三月的柳絮不飞 你底心如小小寂寞的城 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 蛰音不响,三月的春帷不揭 你底心是小小的窗扉紧掩 我达达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 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蛇(snake) — — 冯至 ? ? ? ? ? ? ? ? ? ? ? ? 我的寂寞是一条长蛇, 冰冷地没有言语--- 姑娘,你万一梦到它时, 千万啊,莫要悚惧! 它是我忠诚的侣伴, 心里害着热烈的乡思: 它在想着那茂密的草原, 你头上的,浓郁的乌丝。 它月光一般轻轻地。 从你那儿潜潜走过; 为我把你的梦境衔了来, 像一只绯红的花朵。 ? ? ? ? ? ? ? ? ? ? ? ? ? ? ? ? ? ? ? ? 预言(prediction) — — 何其芳 这一个心跳的日子终於来临。 你夜的叹息似的渐近的足音 我听得清不是林叶和夜风的私语, 麋鹿驰过苔径细碎的蹄声。 告诉我,用你银铃的歌声告诉我 你是不是预言中的年轻的神? 你一定来自温郁的南方, 告诉我那儿的月色,那儿的日光, 告诉我春风是怎样吹开百花, 燕子是怎样痴恋著绿杨。 我将合眼睡在你如梦的歌声里, 那温暖我似乎记得,又似乎遗忘。 请停下,停下你疲倦的奔波, 进来,这儿有虎皮的褥你坐, 让我烧起每一个秋天拾来的落叶, 听我低低唱起我自己的歌。 那歌声将火光一样沉郁又高扬, 火光一样将我的一生诉说。 —— —— 下接 ? ? ? ? ? ? ? ? ? ? ? ? ? ? ? ? ? ? ? 不要前行,前面是无边的森林, 古老的树现著野兽身上的斑文, 半生半死的藤蟒一样交缠著, 密叶里漏不下一颗星星。 你将怯怯地不敢放下第二步, 当你听到第一步空寥的回声。 一定要走吗,请等我与你同行。 我的足知道每条平安的路径, 我可以不停地唱著忘倦的歌, 再给你,再给你手的温存。 当夜的浓黑遮断了我们, 你可以转眼地望著我的眼睛。 我激动的歌声你竟不听, 你的足竟不为我的颤抖暂停, 像静穆的微风飘过这黄昏里, 消失了,消失了你骄傲的足音…… 呵,你终於如预言所说的无语而来 无语而去了吗,年轻的神? —— —— End 雨巷(Rain Alley ) — — 戴望舒 ? ? ? ? ? ? ? ? ? ? ? ? ? ? ? ? ? ? ? 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着 一个丁香一样的, 结着愁怨的姑娘。 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 丁香一样的芬芳, 丁香一样的忧愁, 在雨中哀怨, 哀怨又彷徨; 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 撑着油纸伞 像我一样, 像我一样地 默默行着, 冷漠,凄清,又惆怅。 她默默地走近走近,又投出 —— —— 下接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太息一般的眼光 她飘过像梦一般地, 像梦一般地凄婉迷茫。 像梦中飘过 一枝丁香地, 我身旁飘过这个女郎; 她静默地远了,远了, 到了颓圮的篱墙, 走尽这雨巷。 在雨的哀曲里, 消了她的颜色, 消了她的芬芳, 消散了,甚至她的 太息般的眼光, 丁香般的惆怅。 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飘过 一个丁香一样地 结着愁怨的姑娘。 —— —— End ? ? ? ? ? ? ? ? ? ? 情妇(mistress ) — — 郑愁予 在一青石的小城,住着我的情妇 而我什么也不留给她 只留一畦金线菊,和一个高高的窗口 或许,透一点长空的寂寥进来 或许……而金线菊是善等待的 我想,寂寥与等待,对妇人是好的。 所以,我去,总穿一袭蓝衫子 我要她感觉,那是季节,或 候鸟的来临 因我不是常常回家的那种人 南方的夜(Southern night) — — 冯至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们静静地坐在湖滨, 听燕子给我们讲南方的静夜。 南方的静夜已经被它们带来, 夜的芦苇蒸发着浓郁的情热。 我已经感到了南方的夜间的陶醉, 请你也嗅一嗅吧这芦苇中的浓味。 你说大熊星总像是寒带的白熊, 望去使你的全身都感到凄冷。 这时的燕子轻轻地掠过水面, 零乱了满湖的星影。 请你看一看吧这湖中的星象, 南方的星夜便是这样的景象。 你说,你疑心那边的白果松, 总仿佛树上的积雪还没有消融。 这时燕子飞上了一棵棕榈, 唱出来一种热烈的歌声。 请你听一听吧燕子的歌唱, 南方的林中便是这样的景象。 总觉得我们不像是热带的人, 我们的胸中总是秋冬般的平寂。 燕子说, 南方有一种珍奇的花朵, 经过二十年的寂寞才开一次。 这时我胸中忽觉得有一朵花儿隐藏, 它要在这静夜里火一样地开放! 死水(backwater) — — 闻一多 ? ? ? ? ? ? ? ? ? ? ? ? ? ? ? ? ? ? ? ? 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 清风吹不起半点漪沦。 不如多扔些破铜烂铁, 爽性泼你的剩菜残羹。 也许铜的要绿成翡翠, 铁罐上绣出几瓣桃花; 再让油腻织一层罗绮, 霉菌给他蒸出些云霞; 让死水酵成一沟绿酒, 飘满了珍珠似的白沫; 小珠们笑声变成大珠, 又被偷酒的花蚊咬破。 那么一沟绝望的死水, 也就夸得上几分鲜明; 如果青蛙耐不住寂寞, 又算死水叫出了歌声。 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 这里断不是美的所在, 不如让给丑恶来开垦, 看他造出个什么世界。 秋天(autumn) — — 何其芳 震落了清晨满披着的珠, 伐木声丁丁地飘出幽谷。 放下饱食过稻香的镰刀, 用背篓来装竹篱间肥硕果 秋天栖息在农家里。 向江面的冷雾撒下圆的网, 收起青鳊鱼似的乌柏叶的子。 芦蓬上满载着白霜, 轻轻摇着归泊的小桨。 秋天游戏在渔船上。 草野在蟋蟀声中更寥阔了。 溪水因枯涸见石更清洌了。 牛背上的笛声何处去了, 那满流着夏夜的香与热的孔? 秋天梦寐在牧羊女的眼里。 河,我散步时的侣伴,我河, 你在歌唱著什么? 我这是多么无意识的话呵。 但是我知道没有水的地方就漠。 你从我们居住的小市镇流过。 我们在你的水里洗衣服洗脚。 我们在沈默的群山中间听著你 像听著大地的脉搏。 我爱人的歌,也爱自然的歌, 我知道没有声音的地方就是寞。 欢乐(jioyous) — — 何其芳 告诉我,欢乐是什么颜色? 像白鸽的羽翅?鹦鹉的红嘴? 欢乐是什么声音?像一声芦笛? 还是从稷稷的松声到潺潺的水? 是不是可握住的,如温情的手? 可看见的,如亮着爱怜的光?。 会不会使心灵微微地颤抖, 而且静静地流泪,如同悲伤? 欢乐是怎样来的?从什么方? 萤火虫一样飞在朦胧的树阴? 香气一样散自蔷薇的花瓣上? 它来时脚上响不响着铃声? 对于欢乐,我的心是盲人目, 但它是不是可爱的,如我的忧郁? ? ? ? ? ? ? 相遇已成过去(Meet has become the past) — — 闻一多 欢悦的双睛,激动的心; 相遇已成过去,到了分手的时候, 温婉的微笑将变成苦笑, 不如在爱刚抽芽时就掐死苗头。 ? ? ? ? ? ? ? ? ? ? ? ? ? ? ? ? 命运是一把无规律的梭子, 趁悲伤还未成章,改变还未晚, 让我们永为素线的经纬线; 永远皎洁,不受俗爱的污染。 分手吧,我们的相逢已成过去, 任心灵忍受多大的饥渴和懊悔。 你友情的微笑对我已属梦想的非分, 更不敢企求叫你深情的微喟。 将来也许有一天我们重逢, 你的风姿更丰盈,而我则依然憔悴。 我的毫无愧色的爽快陈说, “我们的缘很短,但也有过一回。” 我们一度相逢,来自西东, 我全身的血液,精神,如潮汹涌, “但只那一度相逢,旋即分道。” 留下我的心永在长夜里怔忡。 雨天(rainy day) 北方的气候也变成南方的了; 今年是多雨的季节。 这如同我心里的气候的变化: 没有温暖,没有明霁。 是谁第一次窥见我寂寞的泪 用温存的手为我拭去? 是谁窃去了我十九岁的骄傲的心, 而又毫无顾念地遗弃? 呵,我曾用泪染湿过你的手的人, 爱情原如树叶一样, 在人忽视里绿了,在忍耐里露出蓓蕾, 在被忘记里红色的花瓣开放。 红色的花瓣上擅抖着过,成熟的香气, 这是我日与夜的相思, 而且飘散在这多雨水的夏季里, 过分地缠绵,更加一点润湿。 —— —— 何其芳 乡愁 (homesickness ) — — 余光中 ? ? ? ? ? ? ? ? ? ? ? ? ? ? ? ? 小时候 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 我在这头 母亲在那头 长大后 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 我在这头 新娘在那头 后来啊 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 我在外头 母亲在里头 而现在 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 我在这头 大陆在那头 一切(everything) — — 北岛 ? ? ? ? ? ? ? ? ? ? ? ? ? ? 一切都是命运 一切都是烟云 一切都是没有结局的开始 一切都是稍纵即逝的追寻 一切欢乐都没有微笑 一切苦难都没有泪痕 一切语言都是重复 一切交往都是初逢 一切爱情都在心里 一切往事都在梦中 一切希望都带着注释 一切信仰都带着呻吟 一切爆发都有片刻的宁静 一切死亡都有冗长的回声 你青春的声音使我悲哀。 我嫉妒它如流水声睡在绿草里, 如群星坠落到秋天的湖滨, 更忌妒它产生从你圆滑的嘴唇。 你这颗有着成熟的香味的红色果 不知将被啮于谁的幸福的嘴。 对于梦里的一枝花, 或者一角衣裳的爱恋是无希望的 无希望的爱恋是温柔的。 我害着更温柔的怀念病, 自从你遗下明珠似的声音, 触惊到我忧郁的思想。 ? —— —— 何其芳 风铃 (aeolian bells ) — — 余光中 ? ? ? ? ? ? ? ? ? ? ? ? ? 我的心是七层塔檐上悬挂的风铃 叮咛叮咛咛 此起彼落,敲叩着一个人的名字 ----你的塔上也感到微震吗? 这是寂静的脉搏,日夜不停 你听见了吗,叮咛叮咛咛? 这恼人的音调禁不胜禁 除非叫所有的风都改道 铃都摘掉,塔都推倒 只因我的心是高高低低的风铃 叮咛叮咛咛 此起彼落 敲叩着一个人的名字 天问 (Questions for Heaven) — — 余光中 ? ? ? ? ? ? ? ? ? ? ? ? ? ? ? ? ? ? 水上的霞光呵 一条接一条,何以 都没入了暮色了呢? 地上的灯光呵 一盏接一盏,何以 都没入了夜色了呢? 天上的星光呵 一颗接一颗,何以 都没入了曙色了呢? 我们的生命呵 一天接一天,何以 都归于永恒了呢? 而当我走时呵 把我接走的,究竟 是怎样的天色呢? 是暮色吗昏昏? 是夜色吗沉沉? 是曙色吗耿耿? 剪不断的情愫 (Shear constant feelings) — — 汪国真 ? ? ? ? ? ? ? ? ? 原想这次远游 就能忘却你秀美的双眸 就能剪断 丝丝缕缕的情愫 和秋风也吹不落的忧愁 谁曾想 到头来 山河依旧 爱也依旧 刚在身后 又到前头 赠别 — —穆旦 ? ? ? ? ? ? ? ? 多少人的青春在这里迷醉, 然后走上熙攘的路程, 朦胧的是你的怠倦,云光,如水, 他们的自己丢失了随着就遗忘; 多少次了你的园门开启, 你的美繁复,你的心变冷, 尽管四季歌喉唱得多好, 当无翼而来的夜露凝重── ? ? ? ? 等你老了,独自对着炉火, 就会知道有一个灵魂也静静的, 他曾经爱过你的变化无尽, 旅梦碎了,他爱你的愁绪纷纷。 烦忧 (worry ) — —戴望舒 ? ? ? ? ? ? ? ? 说是寂寞的秋的清愁, 说是辽远的海的相思。 假如有人问我的烦忧, 我不敢说出你的名字。 我不敢说出你的名字。 假如有人问我的烦忧, 说是辽远的海的相思。 说是寂寞的秋的清愁, 我还要等 — —齐丽华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是的,我还要等…… 既使风的歌涛 已漫过夜的堤坝 既使春的洪流 已冲毁冬的城郭 即使爱情 已走出阴暗的隧洞 即使亘古的渴望 已滴穿冰冷的寂寞 冰川开始风化 连望夫石 也在酝酿新的颂歌 而我,仍在等 也许等到 等到青春剥光叶片 生命长满褶皱 等到脉搏暗弱 目光锈蚀斑驳 等到激情燃尽 思念流成河 等到情感憔悴 变成荒凉的沙漠 等到心啼出血来 长满老茧 等到所有的梦幻 都凋落 而我,还要等 直到融进那个 古老的传说…… 或者所谓春天 — — 余光中 ? ? ? ? ? ? ? ? ? ? ? ? 或者所谓春天也不过就在电话亭的那边 厦门街的那边有一些蠢蠢的记忆的那边 航空信就从那里开始 眼睛就从那里忍受 邮戳邮戳邮戳 各种文字的打击 或者所谓春天 最后也不过就是这样子 一些受伤的记忆 一些欲望和灰尘 或者所谓春天也只是一种清脆的标本 一张书签曾是水仙或蝴蝶 教我如何不想她 — — 刘半农 ? ? ? ? ? ? ? ? ? ? ? ? ? ? ? ? ? ? ? 天上飘着些微云, 地上吹着些微风。 啊! 微风吹动了我头发, 教我如何不想她? 月光恋爱着海洋, 海洋恋爱着月光。 啊! 这般蜜也似的银夜, 教我如何不想她? 水面落花慢慢流, 水底鱼儿慢慢游。 啊! 燕子你说些什么话? 教我如何不想她? 枯树在冷风里摇, 野火在暮色中烧。 啊! 教我如何不想她? 窗外 — — 康白清 ? ? ? ? ? ? ? ? 窗外的闲月 紧恋着窗内蜜也似的相思。 相思都恼了, 她远涎着脸儿在墙上相窥。 回头月恼了, 一抽身儿就没了。 月倒没了; 相思倒觉着舍不得了。 雪花的快乐 — —徐志摩 ? ? ? ? ? ? ? ? ? ? ? ? ? ? ? ? ? ? ? ? 假如我是一朵雪花, 翩翩的在半空里潇洒 我一定认清我的方向—— 飞飏,飞飏,飞飏,—— 这地面上有我的方向 不去那冷寞的幽谷, 不去那凄清的山麓, 也不上荒街去惆怅—— 飞飏,飞飏,飞飏,—— 你看,我有我的方向。 在半空里娟娟的飞舞, 认明了那清幽的住处, 等着她来花园里探望—— 飞飏,飞飏,飞飏,—— 啊,她身上有朱砂梅的清香! 那时我凭籍我的身轻, 盈盈的,沾住了她的衣襟 贴近她柔波似的心胸—— 消溶,消溶,消溶—— 溶入了她柔波似的心胸! 回答 — — 北岛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看吧,在那镀金的天空中, 飘满了死者弯曲的倒影。 冰川纪过去了, 为什么到处都是冰凌? 好望角发现了, 为什么死海里千帆相竞? 我来到这个世界上, 只带着纸、绳索和身影, 为了在审判前, 宣读那些被判决的声音。 告诉你吧,世界 我--不--相--信! 纵使你脚下有一千名挑战者, 那就把我算作第一千零一名。 我不相信天是蓝的, 我不相信雷的回声, 我不相信梦是假的, 我不相信死无报应。 如果海洋注定要决堤, 就让所有的苦水都注入我心中, 如果陆地注定要上升, 就让人类重新选择生存的峰顶。 新的转机和闪闪星斗, 正在缀满没有遮拦的天空。 那是五千年的象形文字, 那是未来人们凝视的眼睛。 印象 — — 戴望舒 是飘落深谷去的 幽微的铃声吧, 是航到烟水去的 小小的渔船吧, 如果是青色的珍珠; 它已堕到古井的暗水里。 林梢闪着的颓唐的残阳, 它轻轻地敛去了 跟着脸上浅浅的微笑。 从一个寂寞的地方起来的, 迢遥的,寂寞的呜咽, 又徐徐回到寂寞的地方,寂寞地。 爱情故事 — — 北岛 ? ? ? ? ? ? ? ? ? ? ? ? ? ? ? 毕竟,只有一个世界 为我们准备了成熟的夏天 我们却按成年人的规则 继续着孩子的游戏 不在乎倒在路旁的人 也不在乎搁浅的船 然而,造福于恋人的阳光 也在劳动者的脊背上 铺下漆黑而疲倦的夜晚 即使在约会的小路上 也会有仇人的目光相遇时 降落的冰霜 这不再是一个简单的故事 在这个故事了 有你和我,还有很多人 日子 — — 北岛 ? ? ? ? ? ? ? ? ? ? ? ? 用抽屉锁住自己的秘密 在喜爱的书上留下批语 信投进邮箱 默默地站一会儿 风中打量着行人 毫无顾忌 留意着霓虹灯闪烁的橱窗 电话间里投进一枚硬币 问桥下钓鱼的老头要支香烟 河上的轮船拉响了空旷的汽笛 在剧场门口幽暗的穿衣镜前 透过烟雾凝视着自己 当窗帘隔绝了星海的喧嚣 灯下翻开褪色的照片和字迹 ? 白蝴蝶(White butterfly) — — 戴望舒 给什么智慧给我, 小小的白蝴蝶, 翻开了空白之页, 合上了空白之页? 翻开的书页: 寂寞; 合上的书页: 寂寞。 游子谣 — — 戴望舒 海上微风起来的时候, 暗水上开遍青色的蔷薇。 ---游子的家园呢? 篱门是蜘蛛的家, 土墙是薜荔的家, 枝繁叶茂的果树是鸟雀的家。 游子却连乡愁也没有, 他沈浮在鲸鱼海蟒间: 让家园寂寞的花自开自落吧。 因为海上有青色的蔷薇, 游子要萦系他冷落的家园吗? 还有比蔷薇更清丽的旅伴呢。 清丽的小旅伴是更甜蜜的家园, 游子的乡愁在那里徘徊踯躅。 唔,永远沈浮在鲸鱼海蟒间吧。

刘伯温6肖| 老奇人论坛香港马会一| 摇钱树网站最快开奖百度| 猪哥平特一肖高手论坛| 小鱼儿玄机二站主页站| 六和合彩十二生肖图| 香港今日挂牌之完整篇| 大型免费即时开奖结果| 正版通天报彩图 今天| 香港马会特码心水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