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www.9909900.net >

后续一 - 农家悍媳 - 88读书网

  

  刚缓过劲来的顾盼儿顿时错愕,伸手戳了戳蛋,又伸了戳蛋,这一戳竟然发现那颗黑珠竟然贴在蛋壳上面。

  起先顾盼儿以为是黑池水消失,这黑珠子不小心掉到蛋上面,只要轻轻一拨就会拨掉。可不料拨了又拨,却愣是没能把珠子给拨下来,不由得伸手去拔。然而珠子与蛋粘得很紧,她把珠子捏起来的时候,连同蛋也一并带了起来。

  数十颗珠子汇聚成一团珠子,正升在半空中,而那种担忧与紧张的气息就是从它们身上散发出来的。

  看着这无比熟悉的数十颗珠子,顾盼儿有理由怀疑之前跟踪她的就是它们。而且刚她也看到了,她之所以会掉到黑池水里面,就是这群珠子的杰作,于是乎之前把自己拍进宫殿的,也很有可能是它们。

  不知是不是黑池水不够的原因,反正这蛋虽然是吸收了黑池水,感觉血脉之力也强大了不少,可生命气息却是越来越薄弱。

  顾盼儿能感觉到这群珠子在悲哀着,很想要为它们做点什么,可她毕竟是个人,还真不知能够为它们做点什么。

  时间一点点过去,蛋并没有在顾盼儿还有众珠子的期盼之下缓过劲来,反而那道生命之力变得缥缈起来,一副随时都有可能会挂掉的样子。

  数十颗珠子转动了起来,似乎在商量着什么,之后尽数发出一片白光,白光过后,一群珠子化成了一颗大珠子,之后此珠子想要融入蛋中,不料被弹了出来,再试还是被弹了出来,感觉蛋更加虚弱,便顿在了那里不敢再动。

  顾盼儿将蛋抱起来看了看,眉头拧了起来:“老娘挺费劲才找到这里来,你丫的不会变成死蛋吧?”

  不知为何,顾盼儿有种感觉,倘若这蛋真的成了死蛋,那么她就别想再离开这里,似乎这里只为了这颗蛋而存在一般。

  顾盼儿拧着眉头想了又想,突然想起了什么,将锦囊拿了出来,从里面拿出一块大晶石,将晶石放到了蛋的一旁。

  这合成的大珠子似乎知道这颗晶石是什么,一副极为激动的样子,朝晶石一头撞了下去,直到将晶石给撞破,这才停了下来。一股绿色液体从晶体中流了出来,散发出极为浓郁的生命之力,让人垂涎不已。

  大珠子迫不及待地将蛋拱向绿色液体,它自己则小心亦亦地,一点都舍不得沾到,就连顾盼儿伸出手指想要戳一下这液体,也被它一下打开了去。

  顾盼儿拧眉看着蛋将绿光液体全部吸收干净,今年十二生肖顺序最后连同晶石也一块吸收尽,之后打了个饱嗝缓缓地沉寂了下来。见状,顾盼儿将蛋抱了起来,拿到手上看了看,感觉到蛋中无比强盛的生命之力,心头舒了一口气。

  顾盼儿握着珠子一阵错愕,这珠子告诉她,看在她那么努力地为它族服务,又将十分珍贵的生命晶液献出来,它这颗合成的龙珠就送给她了。条件是她把龙蛋给带走,好好对待,一直到小龙孵化出来前,都要好好保护住这颗蛋,不能让蛋落到坏人手上。

  顾盼儿原以为这蛋很快就会孵化,没想到还需要一段时间,而这段时间要多长,就连龙珠都不敢断言。只说越是血脉纯正的龙就越难孵化,如果只是一小条杂龙,那么可能几个月时间就会孵化出来,可如果血脉纯正度达到百分之八十,那么这龙蛋有可能还要等好几百年才会孵化出来。

  “这倒也无妨,反正秘境里头安全,到时候把它放到秘境里就是了。”顾盼儿摸了摸这蛋,又想到之前在生命之水底下找到的蛋,直到现在都还没有时间去研究那是什么蛋,有没有孵化出来,会不会也是一颗龙蛋来着。

  又伸手抓了抓那颗珠子,这一下很容易就抓了下来,不过刚抓到手中这珠子就有点发软,很快便在她的手心上化成一小撮灰。

  顾盼儿愣了又愣,一脸疑惑不解,伸手摸了摸刚珠子与蛋贴着的地方。并没有什么不妥,可缘何本是很硬的一颗珠子,现在竟然化成了灰。

  又再蛋抱起来检查了一下,发现它生命力十分强大,而且还有一种前所未有亲切感。

  将龙珠拿在手心上看了又看,这才将之塞到了内衬口袋里面,并且把扣子系住了,以免这龙珠一个不小心掉了出来。

  又将蛋塞回挎包里去,这才四处观察了起来。本来还想看看能不能寻些宝的,可这宫殿看起来空荡荡的,顾盼儿顿时就没了兴趣。

  传说龙爱收藏闪闪发亮的,十分好看东西,可顾盼儿没有看到半点与传说有关的东西,又或许被藏了起来。而顾盼儿最想要的是赶紧离开这里,所以无心去挖掘这所谓的宝藏。

  站在宫殿门前,顾盼儿迟疑了一下,伸手去碰触了一下这门,竟不似之前一般,会感觉到有阻碍,很轻易地手穿透了过去。于是顾盼儿松了一口气,从里面走了出来。

  高空上看着与平常有些相似,不过比真正的天空还低上许多,仅是三千米左右,而而看起来也干净许多,一点云彩都没有,一片蔚蓝。

  正看着看着,上面传来咔擦一声,天空上出现一道裂缝,紧接着又是咔嚓咔嚓声传来,裂缝越来越多,一块块东西从上面掉了下来。远远地看着没感觉多大,可越近就越是巨大,而且还是一块接着一块的。

  刚缩进去就听到砰砰砰的响声,不少砸到宫殿上,发出轰隆轰隆声,地面在颤抖着,也不知是被重物砸的,还是发生了地震。

  看起来十分坚固的宫殿也被砸坏,顾盼儿很庆幸自己所待着的地方是宫殿门口的角里,否则这宫殿倒塌的时候,她肯定会被埋在废墟里。

  正琢磨着这天空要破裂多久,还有多少东西要往下掉,上面就传来哗啦哗啦水声,一部份裂缝渗出了水,很快就朝这片空间流下来。顾盼儿从角落里往外看到这情景,不知该喜还是该忧。

  这里头如果积满了水,那她就能从黑洞出去,可这天空若然漏水严重,很有可能就会轰然倒塌,到时候这宫殿还能支撑得住?现在都有些摇摇欲坠了。

  天空一处薄弱终于不坑重负,完全崩塌,出现了一个极大的窟窿,一片巨大的水幕从天空中倾泻而下。这场景倒是挺壮观的,可顾盼儿却无心观察,忧心忡忡地看着自己顶上的天空。

  随着水流倾泻,窟窿也变得越来越大,顾盼儿真心担心自己所处宫殿是否能够支撑。若是顶不住的话,等到顶上破裂,那宫殿就会轰然倒塌,自己也会被埋在底下。

  正想着事情,头顶上方传来咔嚓一声巨响,紧接着似乎有什么从上面倾泻下来。顾盼儿猛地抬头看去,却只能看到殿顶,无法之将透过看向天空的情况,不过顾盼儿怀疑是不是也出现了窟窿,犹豫着要不要离开。

  门外传来一声巨响,一块足有十个立方大的巨石掉了下来,将积了约么有二十公分高的水尽数激走,停顿了许久才再次倒流回来。

  顾盼儿眼睛眨了又眨,伸手顺了顺自己炸起来的头发,还是乖乖地待在了角落里。然而刚顺好头发,手还没有缩回来,顶上传来轰隆一声,顾盼儿一个没蹲稳撞到了墙壁上去,砸得顾盼儿头晕脑胀,一股温热的液体从脑门上流了下来,顾盼儿正欲抬头摸上一摸,宫殿又是一阵抖动,没能蹲稳又一脑袋砸了过去。

  与之前所料到的一般,顶上果然出现了大窟窿,水流倾泻,咔嚓咔嚓声响个不停,四处都出现了这样的窟窿,地面上的积水越来越多,相信用不了多久这个地方就会被填满。

  顾盼儿无比惊讶地看着宫殿外的一切,只胡乱抹了几把脸上鲜血,却顾不上去看自己的伤情有重。

  虽然宫殿外的水在渐渐增多,可宫殿内却没有水流进,如此一直过了许久,顾盼儿甚至不知道这水到底变得有多深的时候,宫殿开始颤抖。顾盼儿这才惊讶地发现,这个无比空旷的宫殿所受到的损伤并不大,受到影响的只是里面的一些装饰物,而随着浮力的增大,宫殿似乎有种要浮起来的样子。

  处在海底下的顾盼儿并不知道,海面上出现在了数个漩涡,把无数鱼虾卷入其中。久不露面的抹香鲸跟见了鬼似的拼命地躲开这些漩涡,可身边不断出现漩涡,在小岛的四周已经无路可躲,抹香鲸只好逃向远处。

  漩涡出现的时候,顾清正带着孩子在海里头抓鱼,漩涡出现的瞬间,顾清带着孩子逃出水面。

  之后父女二人皆是一脸震惊地看着一个个漩涡出现,并且畏惧地远离了许多,不敢靠近海边。

  顾清摸着月月的脑袋皱眉说道:“这是漩涡,很危险,能人落入其中,能把人给绞成碎片。”

  顾清蹙眉看着抹香鲸离开的方向,之前可是一直都不知道抹香鲸竟然就在这水底下,要是知道的话他一定会下去找的话。然而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抹香鲸既然在这里,那么自家疯婆娘又去了哪里,难道真被抹香鲸吞了不成?

  这漩涡的出现应该不会跟疯婆娘有关吧?可这漩涡也太多了点,一般情况下海面会出现这么多的漩涡么?

  正想着事情,海面突然往下一沉,那一瞬间海水倾塌了有数百米那么多,感觉整个岛都凌空了。不过很快那缺失的海水又被四周蜂涌而来的海水给补上,补充的瞬间激起了千层浪,一部份海浪朝小岛拍了过来。

  这一切来得太快,顾清与月月根本来不及躲闪,被海浪拍了个正着,匆忙间顾清只来得及扑倒在地,并且将月月护在自己的怀里。

  海面依旧在翻滚着,不过如同之前那般大的海浪已经没有,漩涡也一并消失掉,只是海水看起来有些污浊。

  月月朝四周看了看,突然指向一处海面,一脸惊奇地叫道:“小奶爹快看,那里有一栋房子。”

  顾清顺着月月所指看了过去,海面上果然有一栋房子浮了起来,朝小岛这边缓缓地飘过来,不由得一阵错愕,这海面上哪来的房子,而且这房子看起来个头还不小,单是浮在水面上看到的,那就已经不比自家两层小楼看到的小了,在海底下的就更加不用说,肯定更大。

  而房子里的顾盼儿一直看着宫殿在不停地上浮着,直到停止了上浮,这才想起来要给自己止血。之前撞的那一下估计是把血管给撞破了,要不然应该流不了这么多的血,只是等顾盼儿想要伸手去擦血的时候,却发现不论是手上还是脑袋上都滴血不见。

  顾盼儿朝四周看了看,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不会是这宫殿里有喝血的鬼怪,趁她不注意的时候把她流出来的血给舔干净了吧?可朝四周看了又看,宫殿内除了一片凌乱以外就再也没有别的,也感觉不到别的存在。

  又将龙珠摸出来看了看,这龙珠现在一点反应都没有,似乎之前所拥有的灵智全部消失了一般。

  如此想着,顾盼儿把龙珠跟蛋放到了一块,然后又拿起蛋来看了看,之前黑珠子所贴到的地方还有一个浅浅的印子,不过似乎对龙蛋没有什么损伤。现在的龙蛋生命力旺盛,让她感觉到无比的熟悉与亲切,让她爱不惜手。

  不知又过了多久,直到感觉到宫殿搁浅,顾盼儿才将龙蛋放到挎包里去,从宫殿门口走了出去,刚一出门就进入了海水里面,浮出水面后看到的就是一个小岛,这小岛看起来十分眼熟,顿时这眼睛就是一亮,赶紧朝小岛游去。

  正欲上岸,身后传来水声,不由得回头看过去,便见抹香鲸一脸激动地看着自己,顾盼儿先是一愣,不过很快就回过神来,弯身捡起一块石头朝抹香鲸砸了过去,骂道:“坑货,差点没把老娘给坑死了。”

  被这么一副表情看着,顾盼儿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本还想要拿第二块石头的,可到底还是没能下这个狠手,顿在那时抽搐着。

  顾盼儿扭头看了过去,顿时就笑了,挥了挥爪子,得意道:“这宫殿怎么样?我把它拖上来给你当房子用,要不?”

  本来这宫殿露出水面的部份就挺大的,现在搁浅之后看起来更大了些,从水面上根本看不到底,但是完全可以确定,这座宫殿一定十分庞大。不知是什么材质做的,所以才会墙头浮出水面,可顾清不认为会轻到能让人拖得动。

  “看着挺不错的,你赶紧拖上来,就放在岛中央好了。”顾清笑着说着,却只是打算涮顾盼儿玩,心情随着顾盼儿的出现好了起来,吊起来的心也放了下去,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开玩笑呢,还是算了吧!而且就算我把这宫殿拖上来,咱们俩也不一定会来这里住。再说了,这岛处在何方咱们都不知道,往后就是想要来,也不知道这路要怎么走,所以这种白费劲的事情,还是拉倒吧。”顾盼儿讪讪一笑,捂着挎包朝顾清方向跑了去,站在了顾清的面前。

  顾清眼尖发现顾盼儿额头上有伤,那里起了个大包,并且还有一个破口,尽管看着不太严重,但还是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你怎么又受了伤?”

  顾清见顾盼儿一脸不在乎的样子,这眉头就拧得更深了,不高兴道:“你总是那么不小心,就那么的不要脸,老是把脸给伤着,就不怕会留下伤痕。”

  顾盼儿道:“我现在要钱有钱,要男人也有男人,还要脸来干啥?再说了,难不成我不要脸了,你还嫌弃我了不成?你敢?!”

  顾盼儿立马道:“许啊,不过你要是敢嫌弃我,我立马就去找千百个美男建立一个庞大的后宫,一天换一个,一年三百来天都不带重复的。”

  顾清:“……别做梦了,为了不让你去祸害人家良家男子,我就勉为其难地把你给收了。好歹我也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打得过流氓逮得住小偷,脾气很好又容易养活的一大良人,有了我你就歇了这个心吧。”

  顾盼儿将顾清打量从上至下打量了一下,虽然因为漂泊在海上的原因,看起来显得有些狼狈,可再是狼狈也无法遮盖住其风华之姿。不再是刚认识那时的十三岁发育不良的小少年,而是二十四岁的成年美男子。

  “的确,哪天要是没钱,把你往大街上一放,肯定有很多人迫不及待地给你送钱!所以有了你,还是有那么一点好处的!”顾盼儿咧咧嘴,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顾盼儿的心倒是少了几分浪荡,不再那么争强好胜,反而有种要安定下来的想法。

  “这种抛头露面的事情,还是由你来做,我只要相妻教子就行了。”在漩涡出现,抹香鲸逃走的那段时间里,顾清的心一直往下沉,恐惧几乎占据了所有,直到顾盼儿出现,才渐渐地好起来。

  顾盼儿好奇地看着顾清,觉得顾清这一下子似乎变了许多,让她有种不太自然的感觉,不由得拧起了眉头,怀疑道:“你不会是被鬼上身了吧?”

  “这个世界变得太可怕了点,咱们以后还是少出点门,没事还是待在家里好了。”顾盼儿看了看天空,又看了看大海,想起了海底下遇到的,想到了云族岛屿,想到了黑色森林,又想到了龙山,发现自己真的捅出了不少的篓子,未免就有些怂了。

  顾清最希望的莫过于顾盼儿所说,就好好地待在家里面,倘若真的感觉日子过得无聊,那么就从陵墓门穿越到远古森林,到远古森林却玩耍一下,又或者住到城堡里面,闲来无事到仙境那里去逛逛也可以。

  不过现在要考虑的并不是这些事情,而是他们现在要怎么回去,难不成还要依靠抹香鲸?会不会又被坑上一次?可不依靠抹香鲸的话,在这里等着小鹰么?朝天空上看了又看,顾盼儿觉得小鹰这货根本就没来找他们。

  ……不管如何,这一次从海底上来之后,顾盼儿的性子变好了不少,不再显得那般尖锐咄咄逼人,好相处了不少。顾清也比从前更加温柔贤惠,二人虽不能回到从前,但相处得融洽了许多,比起以前来看着更像夫妻一些,多了许多温情在里面。

  时间一天天过去,小鹰依旧没有找来,而抹香鲸则时不时在小岛边上徘徊着,最喜欢的莫过于在宫殿那里来回转悠着,看起来更加的友好,一副十分听话的样子。

  可惜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顾盼儿还真有些信不过这抹香鲸,而且也不急着回去,所以并没有让抹香鲸把二人送回去。

  家有熊孩子,闲来无事就跑到海里玩耍,好几次差点葬身于鲨鱼口中,顾盼儿觉得自己的内心再怎么强大,现在也是千疮百孔,就差哭着说‘老娘受不住了’。

  可是月月却不太乐意回去,可爹娘都决定了,她就是不想回去,那也不行,就问道:“要是咱们回去了,这宫殿会不会被海水冲走。”

  顾盼儿就道:“再不回去咱们都要被海水冲走,要是咱们都要被海水冲走,那你还有心思管这宫殿?”

  顾清最担心的莫过于抹香鲸又耍坏,还是不太想要找抹香鲸帮忙,可是继续留在这岛上,又担心月月哪天偷跑到海里头再也找不到人。就是如此每天盯着,一个不觉意都能让她溜到海里去,要是没盯着的话,那就更加不好说了。

  也是因为如此,他就是想要与顾盼儿亲热一下都不行,全部精力都放在了月月身上。

  最后小俩口又商量一下,还是决定再找抹香鲸帮忙,哪怕是到别的地方去,那似乎也比一直待在这里的强。

  再次被顾盼儿信任,抹香鲸似乎很高兴,载着一家三口在海面上一通乱逛,七拐八弯地,一直不走直道。

  在海面上漂泊了三天之后,顾盼儿已经想到了一百种方法来惩治抹香鲸,然而就在此时,顾盼儿远远地就看到了海城的轮廓。

  虽然花的时间长了一点,中途也经历了一些不愉快,可倘若不是抹香鲸帮忙,她很难找到那片埋骨之地,龙蛋很可能就会死掉。

  接下来的事情不用细说,一家三口终于是上了岸,在海上漂了三天三夜,上岸之后都还有种在打漂着的感觉。并没有急着回家,而是在海城找了一家客栈住下,打算过两天再回去。

  找了个客栈住下之后,顾盼儿与顾清说起在海底遇到的事情,却没有看到一旁听着的月月已经亮起了眼睛,一副蠢蠢欲动的样子。

  在三人归来的七天后,小鹰大摇大摆地出现在顾盼儿面前,被顾盼儿狠狠地胖揍了一顿,并且还从它身上扯下来十八根翎羽,给顾清做了把超大的羽扇子,既可以拿来当防具又能当武器。

  直到过了五月节,仨人才启程回家,一路上并没有赶急,如同游玩一般,遇到好玩的地方就会玩上几天,一直到回到顾家村的时候,顾盼儿与顾清之间的关系已经缓和了许多,若不是因为有月月在,说不准还会发生点什么。

  顾盼儿刚回到顾家村,连凳子都没有坐热,就听到弟子来报,说是秘境里出了点意外,让顾盼儿赶紧到秘境看看去。

  秘境里不止有自家亲人在,还有大力金刚猿在,顾盼儿以为是亲人们惹到了大力金刚猿,这心底下就是一惊,赶紧叫来小鹰,想让小鹰将她带进山脉里头,可小鹰记恨顾盼儿拔它的毛,死活就是不乐意帮忙。

  “丫的,别让老娘逮着你,否则非得把你的毛拔光了不可!”顾盼儿没了辙,只好骑到了大黑牛身上,让大黑牛载着自己进山脉里头去。

  看到顾盼儿与顾清骑着大黑牛进山脉,又再到顾盼儿的说话,小鹰很没骨气地后悔了,可又死要面子不去认罪,在顾盼儿头顶上转悠了几圈后,朝西北方向飞去,那个方向正是楚陌与星星所在。

  顾盼儿原以为秘境里发生了不好事情,等进了秘境以后,发现事情并非自己所想到的一般。

  所谓的发生了事情,是之前在龙山寻来的蛋孵化了……不,说是孵化了,其实也不对,因为那根本就不是一颗蛋,也说不清是什么东西。

  之前一只小大力金刚猿闲来无事,在秘境里到处游玩,进入了水帘洞里面,把它当成了一颗蛋,将之带了回去,在泉水边洗了洗打算将之生吃,却不料磕破了之后‘蛋液’滑进了泉水里面。

  之后这口泉就产生了变化,但到底是什么变化,除了守在那里的大力金刚猿知道以外,就没有其他人知道,因为大力金刚猿把那个地方把守住,方圆一里地不让任何人靠近。

  顾盼儿去了之后,杀肖高手统计。这群大力金刚猿倒是没有阻止她靠近,所以顾盼儿轻易就到了那口泉那里,也很轻易地就探寻出这泉眼发生了什么变化。这变化是好事,水中不但蕴含了浓郁的灵气,还有淡淡的生命之力。

  想到这蛋是从龙山带回来的,顾盼儿倒是没有多惊讶,对大力金刚猿对其宝贝,也没有感觉到奇怪。

  ——如今星星跟着楚陌去了西北的冰原;昊昊与元宝在远古森林混得风生水起;从海城回来的月月则心无旁骛地吃饭修炼,发誓要努力变强,然后去探索云族岛屿,还要把宫殿给搬回家。

  结局之后还有番外,番外分成几个部分,有关于老怪物,星星,‘顾望儿’,不知大家想要先看哪一部分。

  推荐种田美食玄幻文:《修仙之田园辣妻文》/凤狱如歌%%别再喊闹书荒了,赶紧收藏围观去吧。

刘伯温6肖| 老奇人论坛香港马会一| 摇钱树网站最快开奖百度| 猪哥平特一肖高手论坛| 小鱼儿玄机二站主页站| 六和合彩十二生肖图| 香港今日挂牌之完整篇| 大型免费即时开奖结果| 正版通天报彩图 今天| 香港马会特码心水论坛|